首頁 婚姻生活 夫妻相處

說有感覺的話,做有意義的行動,拒絕被無愛婚姻的黑洞吞沒…老夫老妻本來就是這樣?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年輕的時候,我們才不相信這樣的理論,婚齡漸長於是逐漸領悟,「老夫老妻本來就是這樣?」、「沒有熱情不代表婚姻有問題?」愛情若沒有經營,問題不在於愛情終將死在婚姻裡,而是如果愛情死了人還要活在婚姻裡,那就是活人住在墳墓裡。

是誰不愛了誰?

西蒙波娃說:「婚姻被施的詛咒是:兩個人太常以弱點結合在一起,而不是強項。兩個人都在要求,而不能樂在給予。」

您的婚姻是不是如此呢?就算自認為常常給予,只要不是「樂在」給予,一定會有意無意地對另一半要求什麼,要求感激和肯定也是一種要求,要求愛,要求忠誠,都是要求。

對親密伴侶要求的東西,幾乎都是用來維護自己內心某個不穩固的部分。害怕自己能力不足的人,最受不了伴侶優柔寡斷。幼時被父母拋下的人,特別需要伴侶全心全意的重視。其實婚姻的詛咒還不只西蒙波娃所說的那樣,因為兩個以弱點結合在一起的人,還會互相投射,吸收並放大彼此的弱點。暗黑想嫁給光明,但通常會發現,婚前以為很亮的那傢伙婚後比蠟燭還不如。人們總是懷疑婚前沒看清楚,其實沒有那麼不清楚,而是,暗黑如果夠黑,絕對可以吞噬光明。

然而,這也是致命吸引力的原理。人們深刻地愛著又恨著激發自己暗黑與飢餓感的伴侶,緊抓著對方,拚命需索又拚命抨擊對方的無能,痛苦而存在。自己難以接納的部分,醜惡的、渺小的、不滿的,都被投到對方身上,如果對方善於吸收,就變成可以矯治的對象。鞭打自己身上的弱點很難,如果有機會把弱點投射到伴侶身上,再去鞭打就容易多了。

我不只一次見識到,因為婚內失戀前來諮商的妻子,起初一直說是因為「他不愛我」而痛苦,後來卻峰迴路轉地發現更大的問題其實是「我不愛他」。

艾麗與翔凱

艾麗抱怨婚姻生活沒有愛,很久都沒有性生活了。她說婚姻生活有名無實,像守活寡。她不要過下去了。翔凱跟她一起來諮商。

翔凱:「寶貝,我還是愛妳的。」

艾麗:「你不要說那些空話。我們算什麼?連性生活都沒有。」

翔凱:「我每次找妳,是妳不要的啊!像昨天晚上……」

艾麗:「昨天你有酒味。你又去應酬了。」

翔凱:「上個月那次,我沒喝酒,妳也是不要。」

艾麗:「你幾點才回來?整天都在外面,我們一點交流也沒有,有辦法做那種事嗎?」

翔凱:「所以,我沒有不做。是妳不要。然後妳說因為沒有性生活要離婚,我真不懂!」

艾麗:「連溝通的機會都沒有,當然不會懂。」

翔凱:「……」

艾麗:「……」

治療師:「聽起來,艾麗不喜歡翔凱應酬太多?」

翔凱:「那就是另一件事,不是性生活問題,是應酬問題。我不可能不應酬,那是我收入的必須。」

艾麗:「你只在乎賺錢,都沒時間跟我吃飯也沒關係。」

翔凱:「我吃飯每次都問妳要不要一起去,妳都說不要。」

艾麗:「我不喜歡那些人!」

翔凱:「我工作就是那些人,沒得選擇。」

艾麗:「你們講的東西我沒興趣。」

翔凱:「他們帶很多case給我。不然我怎麼負擔那麼多貸款?」

艾麗:「我不想談了。」

治療師:「你們有很多貸款嗎?」

翔凱:「我們住的房子。買給她爸媽的房子。還有幫她弟弟繳車貸。」

治療師:「有相當的一部分是用於艾麗的家人……」

翔凱:「岳父母的生活費也是我負擔的,所以我真的不懂她為什麼不相信我很愛她。」

艾麗:「錢跟愛是兩回事。」

翔凱認為應酬不在家等等根本不是問題,他很樂意帶著艾麗去應酬。他認為艾麗不願與他一同外出,卻在家抱怨寂寞,實在無法理解。艾麗不斷地抱怨翔凱不愛她,治療師嘗試詢問艾麗感到被翔凱冷落的細節,問題的形貌逐漸浮現:艾麗不喜歡翔凱的朋友,所以不能一起吃飯。艾麗不喜歡翔凱的氣味,所以不能做愛。艾麗不喜歡翔凱的鼾聲,所以分房睡……其實,艾麗根本不喜歡翔凱無趣的思考和言談,所以他們也無法聊天。

跟自己的朋友在一起時,艾麗很快樂。嫁給翔凱之前,艾麗有一個男友,他們都喜歡現代藝術、旅行和運動,但那位男士經濟不穩定,脾氣沒有翔凱好,有時還會跟別的女孩曖昧。總之艾麗做了所有人都認為正確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