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持平醫師:游於「醫」也游於「藝」 | 嬰兒與母親

首頁 名人專欄 名人家庭

陳持平醫師:游於「醫」也游於「藝」

說到陳持平醫師,大家對他的印象可能是百大名醫、優生保健研究巨擘或羊膜穿刺專家,但你知道嗎?他其實也是一名畫家。從2013年起,陳持平用短短3年時間一口氣出版了8本畫冊,畫作素材橫跨宗教、建築、情慾、風景甚至詩詞歌賦。這回他接受《嬰兒與母親》雜誌專訪,分享他游於「醫」也游於「藝」的精彩人生。


一手創建馬偕優生保健次專科並成立遺傳諮詢中心,累計發表的學術論文達數百篇,臺北馬偕醫院副院長陳持平在遺傳優生領域可說是大師級的人物。但他說自己當初之所以會跨入優生保健領域,其實是被「趕鴨子上架」。怎麼說呢?他回憶,當時馬偕婦產科正積極開發次專科,主任李義男一聲令下指派他和蘇聰賢、李國光等人分別負責成立不同領域的次專科,而他被分配到的就是生育保健。「那時候婦產科主流研究是婦女癌症、試管嬰兒,我負責的項目相對比較冷門,我就和主任說我想做試管嬰兒,沒想到他已經指派李國光做,我只好乖乖回去做生育保健。」陳持平回憶,彼時他還只是個小小的住院醫師,不做就不能升主治,只好硬著頭皮接下這個擔子,沒想到一做就是35個年頭。

 

談婦產科現況 「化危機為轉機」

近年來婦產科成為醫界「五大皆空」的其中一員,讓陳持平很是感慨。他說,他剛進馬偕時,「內外婦兒」是顯學,且婦產科醫師有很高的社會地位,所以他們這群住院醫師都很珍惜實習的機會,告訴自己再苦也要撐下去。反觀現在,由於婦產科給付低、工時長,常必須披星戴月趕到醫院接生,卻動輒被提告,讓許多住院醫師沒兩年就「落跑」,還有小醫師立志絕不接生,就怕吃上官司。談到這個現象,陳持平直言「不敢接生就別來婦產科!」他強調,既然進了婦產科,就要有面臨醫療糾紛的準備,除非一輩子做研究或教學,否則勢必一定要接生。「各行各業都有風險,沒有勇氣還當什麼當婦產科醫生!」

 

陳持平指出,婦產科有內科的學問也有外科的技術,是一個內外兼修的科別,加上有很多次專科可以做研究,有助充分領略醫學的相關技能和知識,可以說是醫師的寶地。現在婦產科缺乏人力、供不應求,正是菜鳥醫師大展拳腳的好時機。只要做出口碑、打響個人品牌,一旦在業界建立地位,將來進可攻退可守,即便自己開業也不怕沒有病人。醫學生不該因為環境因素而對婦產科裹足不前,應該「化危機為轉機」,畢竟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此時把握機會努力充實自己,有朝一日就可以厚積薄發。

 

▲畫作名稱:廣施慈愛 作畫工具:壓克力顏料 畫作尺寸: 80F 畫布 創作年份:2016年

 

攝影/孫宗瑋
畫作提供/陳持平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