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名人專欄 醫師專欄

ADHD的小孩日後容易肥胖?(下)

2013年一篇美國針對8~15歲的一般社區中的兒童青少年為對象的結構式訪談,目的在評估這些青少年的身體健康與營養狀態,與其父母面對面訪談以獲得小孩目前與過去是否有ADHD、目前是否有使用藥物來治療ADHD等資料,發現這些完成評估的3050個8~15歲兒童青少年中:

最新研究:ADHD vs.肥胖問題

  • 18.1%的人屬於肥胖(肥胖定義為同年齡層體重分布最高的95%)。
  • 高社經地位家庭的小孩肥胖率較低。
  • 母體在懷孕期間有吸菸習慣的小孩日後比較容易肥胖。
  • 2%左右的個案合併憂鬱症。
  • 有憂鬱症的小孩比一般小孩有高出一倍的機會合併肥胖問題。
  • 15.6%的個案有ADHD,男性有ADHD比例比女性高出一倍。
  • 母親於懷孕期間有吸菸習慣的小孩會有較高的機會出現ADHD。
  • 若個案出現憂鬱症或者品行疾患通常也容易合併ADHD。
  • 7.4%的個案有服用治療ADHD的藥物,而其中只有11.7%的個案有肥胖的情形。
  • 有服用治療ADHD藥物者會有比較低的肥胖發生率,而未經治療的ADHD則比一般小孩有稍高的肥胖發生率(21.6% vs. 18.1%)。

 

服用ADHD藥物與否的差異

而在迴歸分析中則發現,有服用藥物的ADHD小孩合併肥胖的風險是一般沒有ADHD小孩的0.62倍,但有ADHD卻未服藥的小孩合併肥胖的風險是一般小孩的1.18倍,若將性別一起考慮進去,男性ADHD患者有服藥治療的肥胖風險是沒有ADHD男性的0.42倍,而沒有服用藥物治療的ADHD男性與沒有ADHD的男性肥胖的機會相當。而女性的情形與男性不同,有服藥的ADHD女性與沒有ADHD 的女性肥胖的比例相當,但沒有服藥的ADHD女性肥胖的風險則是沒有ADHD的女性的1.54倍。

 

ADHD接受治療者肥胖風險較低

所以沒有服藥治療的ADHD患者在青少年期之後出現肥胖的風險比沒有ADHD的青少年來的高,其中特別是沒有接受治療的女性ADHD患者,會比沒有ADHD的女性高50%的肥胖風險,不論是男女性ADHD 患者只要有接受治療都會有比較低的肥胖風險,有服藥的男性ADHD患者明顯比沒有ADHD男性少了一半的肥胖風險(9.2% vs. 19.3%),但有治療的女性ADHD患者雖然還是比沒有ADHD的女性有較低的肥胖風險,但差異並未像男性那麼大(17.8% vs. 24.0%);而未接受治療的ADHD男性與沒有ADHD的男性肥胖風險相當 (20.3% vs. 19.3%)但未接受治療的ADHD女性則明顯比沒有ADHD的女性有較高的肥胖風險(24.0% vs. 17.3%)。

 

女性ADHD更需被注意與關心

其中女性ADHD患者比男性ADHD更需注意與關心,一方面由於女性ADHD患者多半呈現注意力缺陷但沒有過動症狀,而這些女性患者因為沒有出現明顯過動與干擾行為,所以在兒童早期常會被家長與老師忽略,以為她只是功課或學習能力欠佳而已,實際上這些小孩並沒有學習能力上的問題,這些患者平日常呈現出愛做白日夢、懶散、被動與缺乏活力,這些學習成就低落與人際關係上的挫折,會持續且深遠的影響這些小孩,通常直到青少年階段因為出現憂鬱或焦慮就醫或許才會被發現,但多半已錯過治療的黃金期。

 

臨床醫師的建議

臨床醫師在評估有肥胖問題的兒童青少年時,建議需澄清過去或現在是否有注意力缺陷或過動問題,因為個案多半不知道自己有ADHD也不會主動陳述,一旦發現有ADHD的可能時,應給予適當的疾病教育與瞭解其飲食習慣,與其討論應該如何來改善這些注意力缺陷與過動症狀,考慮藥物來幫忙改善ADHD;改善飲食習慣如少量多餐,不要常處於飢餓狀態、避免甜食或高熱量食物;規律的生活習慣與運動,如固定時間上床睡覺與起床,不要在床上看電視或使用手機,每週1~2小時的有氧運動(心跳要加快、要會喘與流汗才算是運動)。

 

ADHD並非嚴重的精神疾病,藥物對於ADHD症狀的治療效果相當好,若能在早期就能給予小孩協助,能減少這些ADHD的小孩在未來學習上與人際關係上困難,減少肥胖的風險,增加小孩對自己的信心與成就感。

 

最新研究:ADHD vs.肥胖問題

  • 18.1%的人屬於肥胖(肥胖定義為同年齡層體重分布最高的95%)。
  • 高社經地位家庭的小孩肥胖率較低。
  • 母體在懷孕期間有吸菸習慣的小孩日後比較容易肥胖。
  • 2%左右的個案合併憂鬱症。
  • 有憂鬱症的小孩比一般小孩有高出一倍的機會合併肥胖問題。
  • 15.6%的個案有ADHD,男性有ADHD比例比女性高出一倍。
  • 母親於懷孕期間有吸菸習慣的小孩會有較高的機會出現ADHD。
  • 若個案出現憂鬱症或者品行疾患通常也容易合併ADHD。
  • 7.4%的個案有服用治療ADHD的藥物,而其中只有11.7%的個案有肥胖的情形。
  • 有服用治療ADHD藥物者會有比較低的肥胖發生率,而未經治療的ADHD則比一般小孩有稍高的肥胖發生率(21.6% vs. 18.1%)。

 

服用ADHD藥物與否的差異

而在迴歸分析中則發現,有服用藥物的ADHD小孩合併肥胖的風險是一般沒有ADHD小孩的0.62倍,但有ADHD卻未服藥的小孩合併肥胖的風險是一般小孩的1.18倍,若將性別一起考慮進去,男性ADHD患者有服藥治療的肥胖風險是沒有ADHD男性的0.42倍,而沒有服用藥物治療的ADHD男性與沒有ADHD的男性肥胖的機會相當。而女性的情形與男性不同,有服藥的ADHD女性與沒有ADHD 的女性肥胖的比例相當,但沒有服藥的ADHD女性肥胖的風險則是沒有ADHD的女性的1.54倍。

 

ADHD接受治療者肥胖風險較低

所以沒有服藥治療的ADHD患者在青少年期之後出現肥胖的風險比沒有ADHD的青少年來的高,其中特別是沒有接受治療的女性ADHD患者,會比沒有ADHD的女性高50%的肥胖風險,不論是男女性ADHD 患者只要有接受治療都會有比較低的肥胖風險,有服藥的男性ADHD患者明顯比沒有ADHD男性少了一半的肥胖風險(9.2% vs. 19.3%),但有治療的女性ADHD患者雖然還是比沒有ADHD的女性有較低的肥胖風險,但差異並未像男性那麼大(17.8% vs. 24.0%);而未接受治療的ADHD男性與沒有ADHD的男性肥胖風險相當 (20.3% vs. 19.3%)但未接受治療的ADHD女性則明顯比沒有ADHD的女性有較高的肥胖風險(24.0% vs. 17.3%)。

 

女性ADHD更需被注意與關心

其中女性ADHD患者比男性ADHD更需注意與關心,一方面由於女性ADHD患者多半呈現注意力缺陷但沒有過動症狀,而這些女性患者因為沒有出現明顯過動與干擾行為,所以在兒童早期常會被家長與老師忽略,以為她只是功課或學習能力欠佳而已,實際上這些小孩並沒有學習能力上的問題,這些患者平日常呈現出愛做白日夢、懶散、被動與缺乏活力,這些學習成就低落與人際關係上的挫折,會持續且深遠的影響這些小孩,通常直到青少年階段因為出現憂鬱或焦慮就醫或許才會被發現,但多半已錯過治療的黃金期。

 

臨床醫師的建議

臨床醫師在評估有肥胖問題的兒童青少年時,建議需澄清過去或現在是否有注意力缺陷或過動問題,因為個案多半不知道自己有ADHD也不會主動陳述,一旦發現有ADHD的可能時,應給予適當的疾病教育與瞭解其飲食習慣,與其討論應該如何來改善這些注意力缺陷與過動症狀,考慮藥物來幫忙改善ADHD;改善飲食習慣如少量多餐,不要常處於飢餓狀態、避免甜食或高熱量食物;規律的生活習慣與運動,如固定時間上床睡覺與起床,不要在床上看電視或使用手機,每週1~2小時的有氧運動(心跳要加快、要會喘與流汗才算是運動)。

 

ADHD並非嚴重的精神疾病,藥物對於ADHD症狀的治療效果相當好,若能在早期就能給予小孩協助,能減少這些ADHD的小孩在未來學習上與人際關係上困難,減少肥胖的風險,增加小孩對自己的信心與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