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名人專欄 部落客專欄

收到老公的聖誕禮物,又讓我心甘情願的繼續當人妻了

尋常的日子裡,夫妻的嗑嗑碰碰少不了,最近常一個人帶孩子,晚上十點後先生才會到家,孩子和家務都很少幫忙,我總是有些不滿。雖然收到一個我不愛的聖誔禮物,卻讓我想到;這是他忙了一整天,下班又風塵僕僕趕去挑禮物,在店裡看到他最愛的宮崎駿,想必又露出那挺白痴的笑容,心想著送給老婆孩子,她們一定也會喜歡。

 

昨夜是平安夜,我帶著孩子去公園,一回家就看到另一半和二隻龍貓玩偶坐在沙發上,孩子剛進門就興奮大叫「哇…是多多龍」。也不顧在公園玩得滿身沙,就衝過去抱,要命。另一半滿臉笑意:「老婆,聖誔快樂,大隻的給妳,一人一隻哦。」我真的忘了要送老公禮物,一方面今年離職了,不再參與辦公室的交換禮物,一方面我也真的忽略了,他還記得,真的很窩心。

 

不過,我腦中閃過「我不想要耶…」

 

媽媽的顧慮開始在心中嘀咕(有塵蟎、又佔空間)。因為和孩子一起睡,現在床上已經有免子、青蛙、大汪汪、小汪汪,還有三條大中小的可愛被子。天啊,我是從小不抱玩偶睡覺的女漢子,從少女時代開始,我的床就像在部隊當兵的阿兵哥的床,只有一個枕頭加一條棉被,冬天就是厚的一條,夏天就是薄的一條,季節交替忽冷忽熱時,我就會把另一條放進櫥櫃裡,隨機替換,反正,床上不能有第二條棉被。當然,起床一定折疊整齊,乾乾淨淨的一張床。

有任男友曾說過:妳真的! 很適合去當兵!

 

這樣的我,因為生了孩子有了最大的讓步,每晚不時會有汪汪或青蛙滾到我身上,睡夢中我總是嫌惡丟到一旁,甚至直接扔下床,那是本性。然而,有時孩子半夜醒來哭找他的小動物們,奇怪? 那麼多隻,而其中有一隻不見了,他為什麼會知道呢!? 總之,這是個謎。但孩子就是會半夜點名他的動物朋友,而我會被孩子的哭聲吵醒,孩子的哭聲就是提醒我回到真實的母親身分的鬧鈴,我會馬上往地上撿起那稍早被我扔下床的某一隻,塞到孩子懷裡安撫:「乖哦,牠掉到床底下了,睡吧。」

 

老天,我為什麼半夜也能演得這麼自然呢!? 這就是媽媽必要的虛偽吧。

 

回到那二隻多多龍,小隻的跟著孩子睡了,也就是床上共有五隻了,真要命。大隻的,我抱著和老公一起看了如懿傳,然後我就開始咳嗽了。其實是我的感冒還沒好全,但我對塵蟎過敏也是真的,只是沒那麼敏感罷了。老公很高興我喜歡這個禮物,主要他非常喜歡宮崎駿動畫,從去年我生日到今年的聖誕節,一連送了我龍貓拼圖、無臉男存錢筒、黑貓kiki風鈴、再來就是這二隻絨毛玩偶。其他的我都可以接受,但這次我決定…不接受,我真的不喜歡呀!

 

這時,該展現人妻必要的虛偽了:「老公謝謝你,我真的很喜歡哦,可是我會過敏呀。那…發票還留著嗎,我自己去換別的東西可以嗎?」

他同意了,拿了發票給我,卻有點失落的說:「我以為妳會很喜歡。」

 

「我真的喜歡龍貓呀,可是我會過敏嘛,你也知道的。」

 

今早我火速地去退了那隻大玩偶,並在店內挑了禮物送給老公,也寫了張卡片給他:

「謝謝你昨天下班後,還專程去買禮物,要騎機車載這麼大的龍貓,一定很不方便。真的很感謝你的貼心,我很喜歡。這個禮物送給你,剩下的錢,我買了我喜歡的耳環。我喜歡設計簡單的耳環、項鍊、手鍊,不是太華麗的風格哦! 你下次可以送我這些,或是親手寫卡片給我,我也會很高興的。祝 聖誕快樂。」

 

晚上他收到禮物後,不知是否是人夫必要的虛偽,但我是看不出他的虛偽,應該是真心喜愛這禮物吧!? 畢竟女人總是更觀察入微的。

 

尋常的日子裡,夫妻的嗑嗑碰碰少不了,最近常一個人帶孩子,晚上十點後先生才會到家,孩子和家務都很少幫忙,我總是有些不滿。雖然收到一個我不愛的聖誔禮物,卻讓我想到;這是他忙了一整天,下班又風塵僕僕趕去挑禮物,在店裡看到他最愛的宮崎駿,想必又露出那挺白痴的笑容,心想著送給老婆孩子,她們一定也會喜歡。(這種小孩子送禮的心思,真的就像個可愛卻不夠有心機的大男孩。) 然後,他再把大玩偶放在機車踏板,兩腳開開、小心翼翼的騎車回家。光是想到這些,我便又心甘情願去陽台晾那些每日都晾不完的衣服了。

 

也不是結婚後的女人好打發,而是我學會了更珍惜對方的體貼,即使那不合身,但是送禮背後的心意,便是婚姻裡支撐我的力量,若遇到下次爭吵,才會有東西拿來撫慰自己。男人很多時侯,真的像個長不大的孩子,既然他進化得不夠完全,那我就別那麼計較了。

 

祝我聖誕快樂。

 

本文章轉載自《小羊貝貝》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