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名人專欄 部落客專欄

讓人不耐的不是媽媽經,而是那瑣碎的講話方式

國中同學相約午餐,三人都是媽媽了,明明都在同一個城市,卻是好不容易相約成行的聚會。同行的還有二個小娃,一個坐著、一個抱著,一下哭、一下跑、一下拉屎、一下丟水杯。我們胡亂點了菜,七手八腳的邊餵孩子、邊清理孩子、七嘴八舌聊著媽媽經、還要記得把食物放進自己嘴裡、手忙得很、嘴更閒不下來。從夜奶聊到孩子的學校,話題再跳回奶嘴的型號再聊到老公的工作,然後又扯回推車的廠牌到擦小屁股的濕紙巾紙質。

 

「我最近想再買一個新的推車耶,可是家裡已經有二台了,還在考慮要不要下手。」         

「妳幫我看看這款背巾好不好背,背後會不會太難扣。」

「我兒子長二顆牙了,要用牙膏了嗎? 應該要塗氟了吧,我一直都拖著還沒去。」

 

國中同學相約午餐,三人都是媽媽了,明明都在同一個城市,卻是好不容易相約成行的聚會。同行的還有二個小娃,一個坐著、一個抱著,一下哭、一下跑、一下拉屎、一下丟水杯。我們胡亂點了菜,七手八腳的邊餵孩子、邊清理孩子、七嘴八舌聊著媽媽經、還要記得把食物放進自己嘴裡、手忙得很、嘴更閒不下來。從夜奶聊到孩子的學校,話題再跳回奶嘴的型號再聊到老公的工作,然後又扯回推車的廠牌到擦小屁股的濕紙巾紙質。

 

聊著聊著,我突然放空了。

 

為什麼好不容易見了面,終於人模人樣的坐在餐廳裡吃飯,我們還要聊媽媽經呢? 不是已經整天二十四小時都在當媽媽了! 難得出門二個小時的用餐,「可以聊一下別的嗎?」 我在心裡喃喃著。

 

但我不動聲色,坐在對面的都是相識超過二十年的老同學;一個是結婚八年,好不容易生了孩子,孩子還未滿一歲的新手媽媽,另一個是老二才七個月大的二寶媽、我則是孩子二歲半的一寶媽。

 

「是啊,她求子這麼多年,終於可以名正言順抱著自己的孩子,苦盡甘來,想必有很多問題要問。」

「是啊,她的二寶還在喝夜奶,所有事情又重來一遍,正是最辛苦的時侯,她當然有很多話想說。」

那麼,不想聊媽媽經的我,才比較奇怪吧!? 我的思緒開始飄移,整個人開始浮在空中。

 

我又認份的聽著、假裝聊得起勁,媽媽經這話題,我就算隨便敷衍答腔,都能聊上幾十朵花,就像肥皂劇隔了三天再看,都能知道前面的劇情,永遠不怕銜接不上。但我根本不想再聊! 我受夠了! 從懷孕到現在三年了,只要有媽媽在場,媽媽經就是不敗的話題。

 

「為什麼我會這麼排斥媽媽經?」 我開始反思。媽媽經有什麼不對!? 為什麼談論這些話題時,我感到不耐?

 

對了,是因為「瑣碎」。

 

我發現媽媽們聊天的內容都很瑣碎,常自己講得長篇大論而不自知, 一件事情可以拆成好幾個部分講,而每一部分再往下拆成章節,章節下面還有段落,像「寫論文」一樣。不同的是,論文需要收尾,要有建設性的結論,而媽媽們的話題,不用收尾,不需要結論,也就沒有聊完的一天。

 

偏偏媽媽的世界,全都是這些零零碎碎的事,孩子出生之後需要的東西:口水巾、紗布巾、包屁衣、PPSU奶瓶、玻璃奶瓶、SMLXL奶嘴、奶瓶蒸氣鍋、紫外線消毒鍋、溫奶器、嬰兒香皂、沐浴乳、屁屁膏、氧化鋅、凡士林、包巾、座墊背帶、外出拋棄式奶瓶、三層奶粉盒、三輪輕巧好收推車、四輪歐式推車、提籃可拆式汽座、五點式安全帶汽車坐椅…。

 

「每天圍繞著這些拉拉雜雜的事,講話的方式怎麼可能不跟著瑣碎!?」 我心想,並開始矛盾拉扯,又寬容起這些瑣碎的話語。

 

不是的,應該不只有這樣吧!? 就算目前的生活裡,「媽媽」是最重要的角色,我們可以扮演好它,但不需要整個身心靈都活成「媽媽魂」吧!? 「生活」圍繞著老公孩子,但「生命」始終只有自己;即使身上掛著孩子,買著孩子的東西,談著孩子的話題,那都不是我們的全部,不要把自己活成那樣。在心裡空出一個房間吧,除了老公孩子,那個房間裡的我們,還想裝些什麼呢?

 

「女人啊! 一旦講話的方式,要事事講得鉅細靡遺、東拉西扯、沒有系統,就會令旁邊的人感到不耐呀。」飄浮在空中的我,忽然用一種男人的角度,默默下了這麼一個結論。

 

本文章轉載自《小羊貝貝》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