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名人專欄 名人家庭

楊千霈 亮麗迎接二寶人生 二寶媽咪,生活更多采

有豐富主持經驗,且連續主持多年金馬獎頒獎典禮星光大道的楊千霈,去年帶著娃寶擔任本刊封面人物,今年即將成為二寶媽,並再次為嬰兒與母親雜誌拍攝獨家封面。如何平衡工作與家庭?懷孕又要帶娃寶的媽咪生活,帶給她什麼樣的挑戰呢?

 

生完娃寶,趕緊做人計畫

在生完娃寶後,楊千霈就曾希望在娃寶一歲多時,讓她當姐姐。楊千霈說:「其實我停奶之後的兩個月,就懷孕了。」在預期之下準備要懷第二胎,從有月經開始就努力做人,楊千霈也沒想到第二個月就中了。她回憶當天還為了娃寶的事和先生有些意見分歧,當晚躺在床上兩個人各說各話。先生想起那天剛好是排卵日,決定打破意見分歧的僵局,問楊千霈:「停!那現在到底要不要執行做人計畫?」她回答:「要。」先生果斷的說:「那就廢話不要說,開始!」在這樣的狀況之下,寶妹就來了。

為什麼會想要這麼快就有第二胎呢?楊千霈說:「會想要兩胎近一點,是希望一次辛苦完,不要隔幾年再輪迴一次。」加上她看見娃寶跟小朋友的互動,楊千霈分享,因為娃寶很喜歡找堂姐玩,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娃寶就是興奮的指著對門說要去找姐姐哥哥。她注意到娃寶非常渴望跟小朋友一起玩。才決定「好吧,那就不要再拖時間了。」讓娃寶有玩伴,也希望能讓娃寶從小學習怎麼分享。

 

第一胎零狀況,這次卻不穩又容易出血

楊千霈坦言,這一胎真的比較不穩,即使到第四個月都還在吃安胎藥,而且還是會出血,跟第一胎狀況差很多。她感嘆地說,第一胎完全就是零狀況,沒有孕吐,也不用吃安胎藥。而這胎醫生說是因為著床位子有點下面,靠近子宮頸。所以只要一用力很容易就出血。但現在已經七個月加上胎盤往上走,所以算穩定了。

但和上一胎相比,楊千霈提到寶妹的胎動感覺更勤、更活潑。像在這次採訪前也有一陣胎動,不過胎動的時間點,有時也讓楊千霈頗為無奈,有次晚上工作回來,因為工作一整天滿累的,楊千霈想說終於可以睡覺了,寶妹卻在這時開始活動。當下她只想跟寶妹說,好了,其實可以睡覺了。現在對楊千霈來說,就是一直感覺到寶妹的存在,但就覺得這顆肚子怎麼酸成這樣,洗個碗,洗把臉、卸個妝,都覺得腰好痠。所以期待寶妹趕快出來,等到她出來之後,楊千霈就想要正式封肚。

 

 

對寶妹有虧欠,心思都在娃寶上

楊千霈內疚的說,其實對肚子裡的寶妹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在懷娃寶的時候,每天都會跟她講話。可是娃寶現在才剛學會走路,還會搖搖擺擺的,所以她現在整個關注度都是在娃寶身上,每天帶娃寶、陪娃寶一起成長,比較少和寶妹講話。楊千霈受訪前也在思考,都沒有幫寶妹拍什麼胎動影片,也不想拍孕婦寫真,現在真的是以老大為主。

當時懷寶妹還容易出血時,醫生交代絕對不能提重物,到後來楊千霈就真的不能抱娃寶,但其實帶小孩,陪小孩玩,真的很難不去抱她,不過楊千霈覺得娃寶也懂,她只會在楊千霈坐著的時候,在她腳邊討抱抱。楊千霈覺得娃寶是個很需要愛的孩子,從小到現在都一定要人家抱,很喜歡跟人很親密,也很愛撒嬌。

娃寶有注意到楊千霈不方便抱她,那娃寶知道自己要當姐姐了嗎?楊千霈猜應該是知道。有次帶娃寶去保母家,保母就問她「想請問一下,阿妹是誰呀?」原來阿妹是楊千霈肚子裡的寶妹。為了讓娃寶認識寶妹,楊千霈會把肚子撩開,跟娃寶說「妹妹在這裡」,她就會拍楊千霈的肚皮,甚至戳肚臍,開始「阿妹、阿妹」的叫,楊千霈覺得娃寶很有在地台灣味。完全沒有人教,但會把爸爸媽媽叫成阿爸、阿媽,所以不知曾幾何時,寶妹的綽號就是阿妹。那會擔心娃寶跟寶妹吃醋嗎?楊千霈其實不太會擔心,因為看到娃寶每天在找堂姐,覺得她應該滿喜歡有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