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專欄 部落客專欄

走過不打不成器的年代,面對教養我這麼做

在走過那個不打不成器,越打越叛逆的年代後,我想擁有良好的親子關係才能一起面對問題。

教養

「媽,我這次考得還不錯喔!」男孩晚上十點離開補習班,一回到家便大喊。

「真的?考幾分?」母親問。

「……」男孩沒回答,只是摔下書包拿起PAD往廁所衝。

「……」母親也沒有繼續追問,因為手機裡的女主角正猛甩男神耳光,然後又緊緊摟在一起,讓難捨難分的浪漫情節綁架在沙發上。

就這樣,原本應該熱鬧起來的客廳瞬間又恢復沈默。

大約一個小時後,母親由於肩頸歪斜的時間過長而痛醒,猛敲廁所門:

「出來!出來!快點去洗澡睡覺了?」

「可是人家想吃消夜,」

「拜託,你以為現在是傍晚剛下課嗎?已經快十一點了!搞清楚狀況好嗎?」母親伸手揉了揉腰,用稍微緩和且期待的口吻問:「你說考得不錯,是幾分?」

「…76、77……78…」由於兒子正在想辦法破關,所以腦力全用在遊戲裡,說話速度遲緩,活像拿把鈍刀往牛脖子切,即把牛嚇得哀鴻遍野、口沫橫飛,又折磨的不得好死

「一回到家就只會打電動,家事也不幫忙,考那種爛成績還敢說不錯?真是沒有羞恥心,」母親接連又罵完幾句之後,聽廁所裡一點動靜也無,便怒氣沖沖地走去洗澡。

「……」隔幾十秒後,兒子才緩緩發出回應。「我到底又怎麼……吼!竟然被一群低等怪物滅了。」

睡前,母親按照慣例會來到兒子床邊,替他點舒緩眼睛疲勞的眼藥水。

「每天幫你點藥有甚麼用?乾脆以後不管你,讓你玩到眼睛瞎掉算了!」

「我又怎麼了啦?」

「甚麼怎麼了?!」母親勃然大怒。「你知道補習班要花多少錢嗎?媽媽把辛苦賺來的錢省下來,竟然給我考這種成績,」

「可是爸爸覺得不錯,已經從不及格進步到,」

「你爸要是成績能好一點,現在就不必那麼辛苦,都幾點鐘了還在加班,」

「矮由,我之前還考過十分,但這次總平均有74,」兒子企圖用俏皮的口吻辯駁。

「你媽一直到研究所畢業都是八、九十分!」

「可是爸爸說,」

「吼!你們父子兩到底有沒有羞恥心?告訴你,社會就是這麼現實,成績爛,工作就不好找,薪水能養活自己就偷笑了,」

「…可是爸,」

「他只會舉那些特例,但你夠幸運嗎?你明明就很聰明,怎麼會寧可擱著現成的分數不要,去跟天時、地利、人和賭一把?」

「……」兒子沉默下來,甚至咬起指甲,因為儘管視線已經從母親背影轉開,緊緊盯住牆壁,卻還是會看見好多閱讀繪本的背影,陪逛夜市玩打彈珠的背影,冒雨騎乘機車送自己上學的背影。男孩心想:『既然一開口就挨罵,那還不如少開口,少說少錯,不說不錯,只是…媽...我好想你…』

「反正補習也沒用,乾脆讓我把錢拿去出國,拿去買衣服,」母親越唸越怒,突然用力站起身子,離開,不替兒子點眼藥水。「反正你的人生只要有電動就夠了!」

上述情節很熟悉嗎?

最近,家政夫進某某高職替朋友解圍,暫時頂替早班警衛的工作,因此每天天剛亮,五點多就必須出門,然後參與的舞台劇劇團又恰考在十一月,有連續五天七場的表演,因此常排練到晚上十一點多才回到家。

「要是等會兒那傢伙還在打電動,怎麼辦?」家政夫離開劇團時問自己。「最近跟兒子聊天的時間極少,幾乎沒有半小時……我猜客廳的地板上肯定是制服、學生褲、書包亂扔,如果不嚴厲教訓,他會改嗎?但今天我們還講不到十句話…

回家後,果然如家政夫所見,凌亂的衣褲活像有腳喝醉,在走往房間的半路上等待撿屍,而大兒子也果然拿著平板猛玩。由於已經有心理準備,所以我改用輕鬆的口吻問:「臭小子,屁股應該坐到神經壞死了吧?快點起來把客廳收好,五分鐘後關燈,」

「甚麼啦?!人家這局還沒,」兒子生氣。

「這局?嫦娥都出來買衛生棉了,還敢說這局?」我走進床沿戳兒子笑穴。「玩玩玩,好好玩喔!嘿嘿…好玩ㄟ…」連續戳個五、六下後又恢復嚴肅。「你知道爸爸的標準,五分鐘後進來關燈。」說完便轉身離開。

約莫兩分鐘後,兒子還沒走出房間,四分鐘、六分鐘、八分鐘過去,依然毫無動靜。

此時,我心裡難過起來,想:『不懂得「節制」就會有吃不完的苦啊!』斜靠在兒子門邊望著他。

「……」大約三分鐘過去,我依然站住。

兒子起先很不耐煩,但最終放下PAD時說:「我充一下電,」

「不必,按照規定,時間超過,3C產品就是得放我桌上,快睡覺吧!」然後我就轉身預備就寢。

那晚,我們父子倆沒有大吵大鬧,有守住規矩,有執行處罰,至於好似父子又好似兄弟的關係有沒有被破壞,你覺得呢

其實家政夫不是不在乎成績,只是在走過那個不打不成器,越打越叛逆的年代,現在教改又亂七八糟,AI機器人即將帶給人類難以預測的未來…等等問題時,永遠不變,能陪伴孩子面對問題的始終都是親子關係,對嗎?

 

本文章轉載自《家政夫的悄悄話》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