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名人專欄 部落客專欄

親愛的,請靜下心來聽我說話

結婚生子後的世界並非如想像中溫馨美好,部落客碧安朵媽咪最近與一名女性朋友吃飯有感,原來結了婚要靜下心來溝通簡單又困難。

 

雖然在這疫情艱難時刻,應該要盡量減少社交,但是上周還是與一位許久未見的朋友相約,她的兒子未滿一歲,長得跟他的漂亮媽咪有90分相似,尤其是那雙眼睛。
  
在婚前,我們都是工作狂,重心幾乎放在事業上,不僅是追求自己的生命成就感,同時也期望能夠婚後經濟自主。
  
如同大多數的職場女性的處境,懷孕生子後的世界,並非如想像中溫馨美好,反而是被憂慮、擔心、不確定的情緒圍繞
  
在育兒與工作之間,來回拉扯不休,像是走在一條鋼弦上,身心俱疲。
  
更酸澀的是,枕邊人似乎沒有準備好迎接這一切的改變,仍舊活得自我,活得瀟灑,活得如同青春年少般的從容。
  
「第一年,男人通常是還沒有進入狀況的,需要再給他一點時間。」我切著抹茶乳酪蛋糕捲,一邊說著。
  
「但是他都不願意好好聽我說話,我跟他說這件事情,他會扯到別件事,再不然就是冷暴力。」友人撇撇嘴,微微動怒
  
兩人似乎處在溝通無效的狀態。
  
---
  
我當然遇過這種情形,而且在孩子出生兩年間反覆出現。
  
即使我與另一半交往11年結婚,交往期間同居8年,但是在孩子出生之後還是無法避免的掉入婚姻育兒的萬丈深淵。
  
「妳還愛他嗎?妳覺得他也愛妳嗎?」我一句話直接切入核心。
  
這不是以愛為名的威嚇,而是我總認為當彼此都仍然愛著對方,在乎對方,這段關係就一定有轉圜的餘地。
  
還愛著,就能記起彼此的優點;還愛著,就能體認彼此的犧牲;還愛著,就能單純的只想對彼此好;還愛著,就願意接收彼此的喜怒哀樂。
  
只是因為育兒的苦楚,讓我們遺忘自己,遺忘彼此之間的默契,也忘記當初孩子還在肚子裡的那些初衷。
  
---
  
我私心的認為,在婚姻育兒的關係中,女人總是備受壓力的一方,尤其是中華文化幾千年的傳統,父權社會造就女性的母性神話與溫婉形象。
  
成為母親後的痛苦,除了育兒的無力感之外,還有來自原生家庭、另一半家庭的語言和壓力,因為無心的言語是最傷人,也最會殺人。
  
即使成為母親,我們的靈魂中還是住著一個希望被愛的女孩,我們都天真的記得婚禮那天的承諾,期望自己能夠與另一半相互扶持的度過未來的人生。
  
「你還願意好好聽我說話嗎?」在如海嘯地震一般的針鋒相對後,我曾嘆口氣問對方。
  
我們總是落入兩種溝通方式:「指責型」與「超理智型」。
  
「指責型」的溝通,是忽略他人、支配、批評、攻擊的,經常只會去找別人的錯誤,並為自己辯護,要別人為自己所承受的一切負責。
  
「超理智型」的溝通,是如同電腦般的冷靜與冷酷立場,並不在乎自己與對方的感受,隨時保持理性,以避免自己情緒化。
  
---
  
這兩種型態的溝通,多少是因為沒有「好好的靜下心聽完對方的需求」,只是用自己既定的認知去理解,而產生漫不經心的態度,使得雙方動怒而劍拔弩張。
  
但是只要靜下心想想,你願意跟對方結婚生孩子,那就勢必是對方擁有你熱愛的特質,你也視對方為生命中重要的人。
  
婚姻之路和育兒之路一樣啊,夫妻之間的溝通更影響到孩子
  
學習讓內在的感受、想法或需求與表達的訊息一致,言語、情感與身體的姿勢能保持和諧,並且在表達自己的同時,也關照對方的狀態和情境的需要。
  
所以親愛的請好好聽我說話
  
---
  
「第一年、第二年我也是痛苦的不得了啊!很想放棄但是又沒有後路,但是走過那段路我發現,心態上的轉變是重要的,妳需要等待。」
  
「只是,要給自己一個停損點,如果等不下去就不要等了,他的成長不是妳應該負責任的,開離開的時候就要果決!」
  
我不是那種勸合不勸離的人,而且是自己的朋友,我不站在她這邊,怎麼行!
  
「有時候軟,有時候硬,有時候用不同的態度去嘗試對話,再找出他最能聽進去的方式,雖然你會覺得為什麼是我必須這麼做,但是妳只要想他是妳的30歲大兒子,妳的心情就會好多了!」
  
女人在婚姻關係中,總是要瀟灑的這麼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