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名人專欄 名人家庭

Melody 給媽咪的情話

5月母親節,本刊邀請時尚媽咪Melody分享從小到大與母親的互動點滴,Melody的強勢虎媽如何表現海外華人父母的兩難。聽聽明星媽咪闡述自己對母親的感謝,以及有了孩子以後對母親角色的體會。

Melody媽媽,妳的嚴厲管教幫助我成為更好的人。謝謝妳這幾年不離不棄,做我最堅強的避風港。以前都是妳照顧我,現在換我來照顧妳。希望妳能放下對我們的擔心,快快樂樂的生活。

 

Melody虎媽是我的避風港

Q談談妳母親的特質?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
A我們家有4個小孩,我排行老大,下面還有2個妹妹和1個弟弟。我媽媽是職業婦女,平常很忙,在家的時候比較安靜,也不會一直問孩子問題,但小孩在外面無論遇到什麼挫折都可以找她談。學業也好、交友也好,她都會給我們建議。雖然她不是那種典型的傳統主婦,但她支撐起這個家,讓我們把家視為避風港。

 

Q小時候屬於什麼類型的小孩?母親對妳的教育方式?
A我從小就有俠女性格,可能因為我是老大,一直覺得要幫弟妹爭取自由。我媽管教小孩很嚴厲,應該算是「虎媽」,我們家小孩在未滿18歲前,所有事情都是她說了算。她很在乎家教,尤其注重生活細節,認為小孩要有禮貌、要自動自發把自己的東西收乾淨,不可以亂七八糟。在她的觀念裡,小孩不可以頂嘴,一旦她覺得我在頂嘴就會嚴格制止我。雖然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只是在辯護,但在她的觀念裡行不通,她說一是一、說二是二。一方面可能也是因為我是老大,她覺得我要做弟妹的榜樣,不可以讓弟妹看到我頂嘴。

那時候沒有電腦,只能寫信、寫明信片,我媽都會拆我的信。我問她為什麼拆我的信,她就會回「只要妳還沒滿18歲,我都可以拆信。」有人打電話找我,如果我媽在家,她就會偷聽我電話,我接電話聽到「喀」一聲就知道媽媽又在聽我電話。有一次有個男生約我出去看電影,我媽跟在我們後面,買了後面兩排座位的票,跟我們一起看電影,妳說好不好笑。我小時候不懂,覺得她管太多,但長大後回想,對於一個在異地打拚的職業婦女,既要適應文化差異還要帶4個孩子實在很不容易,她不得不用高壓統治來展現她的威嚴。後來滿18歲以後,我媽變得很開明,她開始給我很大的空間、讓我自主做很多決定,我們之間的相處變得像朋友。

 

Q曾與母親發生衝突嗎?如何化解?
A我在青少年時期常和我媽發生衝突。我不壞,只是有點叛逆、反骨,喜歡挑戰媽媽說的話,她說東我就會往西。但我媽教育小孩很有原則。她一旦狠下心,就真的很狠。有一次我又頂嘴,她一氣之下叫我走,說「這是我的家,如果不聽我的妳就走!」我賭氣,真的走到車庫,但當時才13、14歲,沒有什麼朋友,也不會開車,不知道該去哪裡。後來我就在車庫等我媽,看她會不會來追我,結果她真的很堅持原則,完全沒有來看我,後來我也只好摸摸鼻子回家。雖然和我媽之間發生不少衝突,但在衝突過後,只要我肯回家,她通常會當作沒事,也不會刻意酸我,這是我覺得我媽比較好的一點。

 

Q當媽媽以後,心境上有什麼改變?
A當媽媽以後發現媽媽真的很辛苦,也愈來愈能體會身為人母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無論讀再多的親子書,都沒有一本書能教妳如何當一個完美的母親,妳必須自己琢磨,因為妳教育孩子的方式會影響她一輩子。我也發現,以往媽媽在你耳邊絮絮叨叨地念妳、擔心妳,其實那不是嘮叨而是出自於愛。身為女兒對媽媽的種種不體諒,在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後就豁然開朗,知道媽媽都是為我好,天下沒有不愛孩子的媽媽。

 

Q覺得自己是什麼類型的媽媽?
A我和我媽一樣是扮演嚴母的角色。因為兩個女兒還小,小孩在這個階段必須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正確的品行,這時候需要有人在一旁督促、監督,她才不會走上叉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