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名人專欄 名人家庭

大提琴頑童的深情養育經

大提琴家,人稱點子王、音樂頑童的張正傑,因為女兒的誕生與成長而將心性裡「不羈」的玩心收藏在音樂裡;自從有了女兒,他找到了歸宿,對女兒深厚且細膩的情感,也透露了一種叫「家庭」的愛情。

女兒使生命更完整

走進張正傑的家中,見識到他書中提及的「空客廳」。很多人因為這個看似尚未裝潢的空間而以為張正傑剛搬家。只有簡單的沙發與置物櫃,卻讓人可以輕易走到落地窗前觀賞國父紀念館的寬闊,和遠方陽明山從容的晴嵐。這是他自豪的家中美景,客廳也是特意留給女兒-小金魚的活動空間,他說,「張爸二遷」同樣是為了要給孩子更好的成長環境,而這個「更好」在於人文與自然,而不是「學區」。
 
錢花在「刀口」上
張正傑表示,他並不是多有錢,但他對花錢只花在他認為的「刀口」上,也就是要看花錢的「用意」是什麼。「國父紀念館週邊的房子當然不用說都是天價,我買不起,但為了孩子的成長與視野,我願意付高昂的租金。」他認為很多事是要看願不願意去做,而不是把把錢當成藉口。「花在小孩子衣服、玩具、才藝班方面的錢,我就會考慮;省下來的,我捨得花在全家一起去旅行的費用上。」就算預算少,也可以安排自助旅遊,重點是有沒有心。「有些家長把孩子丟到才藝班後反而覺得鬆了一口氣,表示可以去做自己的事,像是逛街、購物。結果才藝班花了一大筆錢,逛街購物也買了名牌包或手錶,結果,錢花得多,與孩子交心的時間更少,卻更有藉口抱怨自己沒時間、沒錢。」同樣的觀念,加上想給孩子不一樣的美好回憶,讓張正傑「痛下決心」暫時放下台灣的工作,帶著家人到奧地利生活一年。
 
選擇奧地利的原因
對張正傑來說,奧地利就是他第二個家,自己在那生活了13年,對於那裡的一切都很熟悉。而且,還有教會他如何當爸爸的「乾媽」。除了生活上俐落且講究地打理外,這個乾媽怕歐洲人的冷盤晚餐讓張正傑吃不慣,還會特別熬一鍋湯讓他暖胃。甚至每次回奧地利時,已很少做菜的乾媽還會特別煮湯給他喝。對他來說,這個「味道密碼」也延續到與女兒的相處模式上。他希望自己每次為家人精心熬煮的雞湯都能成為女兒口中「爸爸的味道」。「我在歐洲生活許多年,可以說人生的學習菁華期都在奧地利度過,對那的一切都很熟悉,還有乾爸、乾媽、親朋好友。因為了解,所以我知道如何保有自己的好,又能兼顧歐洲文化的優點。而且文化不是速成的,要從小在日常生活中點滴學習,才較能看到全貌。」
 
趁上小學之前遊學 
張正傑聽從朋友意見,趁小金魚入小學前帶她到奧地利的幼稚園就讀,才不怕日後ㄅㄆㄇ學不好。「全世界只有台灣是不重視母語的!」他強調,讓孩子去奧地利遊學,完全不是為了語文的因素,而是希望孩子能夠體驗不一樣的生活方式與思考邏輯。「這些東西是要在當地生活才能真正學習到的,而且是全家一起去、一起生活」。他說小留學生太苦了,自己就嚐過這種苦,所以絕不考慮讓孩子從小單獨在國外求學。既然現在一家人在奧地利生活愉快,那麼幼稚園之後,會不會考慮讓女兒繼續在那念小學?他說不會,因為終究要回到「家鄉」,他希望女兒能夠適應台灣的環境。至於小學怎麼挑?他說念一所普通的小學就好;森林小學也不考慮,因為擔心就讀森林小學可能產生日後無法習慣主流社會的問題。對於小金魚日後的學校成績,他並不會太在乎,他一直都會在乎的是,孩子是否懂得生活、懂得快樂。
 
30元的生命教育
張正傑也非常重視「機會教育」。有次小金魚經過花店時,忽然跟他說想要買花。一般父母聽到時可能馬上會想,才4歲幹嘛買花?張正傑說,當時他雖然驚訝,但隨即答應女兒要求,並要她自己挑選想要的花。最後小金魚挑了一朵紅玫瑰,從父女倆一起討論玫瑰外形(包括帶刺要小心觸碰)、挑選合適的瓶子、到觀察每日的生長變化,一朵玫瑰成為那幾天的重點話題(父女倆會各別猜測花期長短),除了驚嘆綻放所釋放來的生命之美,花謝時也讓人感謝曾有的美好。一朵30元的花換來生命教育,張正傑說,很值得。
  另外,他也曾經帶著妻女一起到小林村遺址演奏。「傳統觀念裡會覺得『不乾淨』的地方最好別帶小孩子去。我雖然沒有宗教信仰,但當初還是考慮了很久,最後一刻才決定帶小金魚一起去。」他想,用音樂弔祭受難亡者的心意,是可以與孩子分享的;而八八水災的相關報導,女兒也還存有印象。對死亡,也許一開始就可以用光明的態度去詮釋。於是在一場「無聽眾演奏會」後,他對女兒說:「這裡曾經是個村子,因為山裡的土壓下來,把他們都埋在土裡,不見了。爸爸雖然不認識他們,但希望他們能聽到我拉的曲子,覺得平安、寧靜。」
 
對「父母」角色的自我提醒
「當孩子需要你時,你就在他身邊。」張正傑一直警惕自己,孩子比大人更敏感,對父母每個眼神與回答都瞭若指掌,所以他對孩子提出的意見或問題從不敷衍以對。他用心聽孩子說,也一直在告訴自己,要珍惜這段短暫的時光,感受孩子每一刻的變化。「現在還可以給你抱、跟你牽手,過幾年也許就不行了。」他說直到現在都還很懷念當初抱著襁褓中的小金魚的感覺,雖然很重,手很痠,卻是一種享受。
  而面對孩子每刻的轉變,正因為「當爸爸的」有對不打馬呼眼的耳,所以印象都很深刻,也以書寫方式保存了下來。「女兒教會我許多事,而我希望可以給予她面對問題時的自信,讓她保有跳脫框架、不拘泥於一種回答的能力;10個答案、50個答案甚至永遠沒有答案,都沒關係。」他同時分享了兩個關於小金魚的經典語錄:搭高鐵時,媽媽跟小金魚為了打發時間玩畫板,因為小金魚會認些簡單象形字,如:木àà森;這時媽咪突發奇想,問小金魚「三個車在一起是什麼字?」她想了想,說:「車禍」。另一個例子,是張正傑因事問一位小哥哥說:「蘋果為什麼會從樹上掉下來?」小哥哥絞盡腦汁後說:「引力?」這時一旁的小金魚搭話了:「因為成熟了。」
 
張正傑
現職:海洋大學專任教授及藝文中心主任
學歷:維也納音樂學院、芬蘭西貝流士最高演奏文憑
經歷:奧地利福爾堡音樂學院
 
 

*本網站所發表之文章,均由《嬰兒與母親》及其他相關著作權人依法擁有其法律權益,若欲引用或轉載網站內容, 請與本公司來信接洽,違者將依法處理。
聯絡信箱:webservice@mababy.com

專訪人物/張正傑
採訪撰文/彭紹怡
照片提供/天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