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名人專欄 部落客專欄

尊重每一個特別的孩子

要到什麼時候,我們大人才能懂得尊重每個孩子的差異性,相信每個孩子成長的時間不一樣,能夠不再用乖或不乖、服從或不服從的二元標籤,去斷定孩子的正常或不正常呢?

隨著升學會考的結束,我家國三生這兩個禮拜好像是一顆長期緊繃飽滿的氣球突然被洩了氣,整個人的身心像是癱軟的豆腐泥,放鬆到整日只想看小說和睡覺,連他最喜愛的多種球類和田徑運動,都暫時擱下了。考前他還許願說考後一定要打開久違的鋼琴蓋,好好練一首蕭邦或舒伯特,如今真的大考結束,他卻說6月再來開始練鋼琴。可見,這場升學考試讓他多麼地身心俱疲、大耗元氣,可能要一整個月的放空,才能修復這半年來喘不過氣的壓力吧。

 

昨天看他丟棄一整落的課本和參考書,我忍不住驚呼,哇,原來你們學校買了這麼多考卷和評量讓你們寫,加起來可能花費了萬元以上在參考書。國三生的日子,就是不斷考試的迴圈,這時我不得不想,幸好他的小學時光大部分是在家裡和野外大自然度過,幾乎未奔波於補習班和才藝班;幸好他曾經有過非常放鬆、探索、自由的童年,縱使我非常不捨他升上國中以後的課業壓力,但至少回憶起我們所共度的童年,身為母親,我沒有遺憾,我不曾將一個母親私自的期望,強壓在孩兒的身上,盡可能讓孩子做他自己,是我最努力實現的事。

 

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生命個體,有的孩子會表現出合群順從的個性,有的孩子會表現出自我活潑的那一面,有的孩子發展得快,有的孩子性喜慢慢來,就像有的雞快啼,有的雞慢啼,但大人世界往往會幫孩子貼標籤,最常見也最方便的標籤就是這孩子正常不正常。我這孩子剛入小學時,經常在課堂上走來走去,坐不住,聽課聽不久,不論我在家裡如何耳提面命上課秩序的重要性,尊重體制內的上課紀律,但他仍然很難理解為什麼上課一定要坐滿450分鐘?為什麼他不能站起來聽?為什麼他不能在教室後端走動、做他自己想做的事?

 

對於努力維持班級經營的老師而言,我這孩子不是傳統的乖孩子,不是好學生,他讓老師不好做事情,當然也造成我心中的壓力,每天打開聯絡簿,總是擔心孩子今天是不是又出了什麼狀況。有位導師笑笑跟我說,我這孩子個性活潑、創造力高,比較適合西方的體制,如果把他送去西方就讀,一定可以有很好的發展。卻也有老師直接跟我說,我這坐不住的孩子可能有過動症,建議我盡快帶去醫院做診斷,如果確定有過動,可以盡快治療,或許還有機會彌補學習效果。明明是同一個孩子,有的老師解讀他是富創造力的孩子,也有老師判斷他疑似注意力不集中或過動,當時我內心所承受的煎熬與壓力,真是點滴在心頭。

 

要到什麼時候,我們大人才能懂得尊重每個孩子的差異性,相信每個孩子成長的時間不一樣,能夠不再用乖或不乖、服從或不服從的二元標籤,去斷定孩子的正常或不正常呢謝謝那些在成長路上始終鼓勵、支持我孩子的老師,他們允許、尊重我孩子特質上的不正常,讓他快樂、自信的長大。回首這段成長路,他的那些獎狀獎盃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沒有以世俗的眼光,要求孩子一定要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