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家庭 資訊新知

創傷來自孩子提早誕生:一位早產兒媽媽的告白...

早產兒的出生,經常伴隨的是許多疾病的風險、醫學的治療,父母必須更為用心的照顧與陪伴。這樣的情況下,早產兒媽媽卻可能面臨自責與心理壓力,而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

 

 

何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

一個人遭遇到創傷事件後,因心理壓力而導致的精神疾病,這樣的事件包含戰爭、性侵、車禍…等。英國一項新的研究發現,PTSD也可能會因為孕產時所形成的心理創傷而引發,但往往會被誤判為憂鬱症。

 

Suzanne的故事:沮喪、壓抑、罪惡感

英國BBC報導,一位早產兒媽媽Suzanne Ruart的兒子Aiden因為提前三個月出生,在新生兒科待了三個月。兒子回家後的隔年,Suzanne意識到她過去一直在抑制自己 PTSD的症狀。

Suzanne說:「在我第一次看見他醒來,我開始感到一種令人窒息的焦慮,每一次走進新生兒科,就會有壞消息捎來。在那之後,那樣的焦慮從未真的離開過。現在我能夠如此正視這個焦慮,是因為我經常談論起它,但在那個時候,當所有的目光都放在Aiden身上時,我從未讓自己去細想我正在經歷的這些感受。」

 

英國的一間慈善福利機構Bliss在新研究中發現,有62%產下早產兒的父母指出,當孩子還在新生兒科時,他們並沒有獲得正式的心理支持,像是一些諮詢、談話治療等。

接受調查的589名早產兒父母中就有16%的父母,在待在新生兒科的這段期間裡被診斷為PTSD;超過三分之一的父母表示他們的心理健康「明顯惡化」,僅有8%的父母認為自己得到心理上的支持。

延伸閱讀:孕產媽媽可能會面臨的心理疾病:產後情緒障礙,怎麼辦?

 

起初,有人建議Suzanne可以接受Bliss這個機構所提供的諮詢協助,但在生下Aiden的最初幾天,一切事物、感受對她來說都相當模糊,所以她並沒有接受這個提議。

「我其實是需要支持的。在一開始的幾個夜晚,當我獨自一人,沒有孩子、老公或任何家人的陪伴,回到醫院的房間裡,我躺在床上哭了一整晚,並想著我可能會因為提早生下我的小寶貝,而徹底改變了他的未來。」她說,在那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每當她看著她的兒子在接受痛苦的手術時,她都能「身體上感覺到」他所正在經歷的。

「我願意做任何事情去代替Aiden接受這些痛苦,而你卻只需要袖手旁觀。」

 

每一位媽媽和她的小孩,都值得人生中「最好的開始」

Suzanne說:「有一種心碎感,是當你看到一些父母,而他們孩子的健康狀態不如自己的孩子時。看著醫生和護士們奮力地在為一個小生命爭取,那樣油然而生的敬畏是很振奮人心的,但當你看到一些傷心的父母被帶出病房時,你也同時會為他們感到心碎。我還感受到一種奇怪的罪惡感,是當我每一次看見我的孩子正在醒過來的時候-我感覺他們是被摧毀而沒有希望的。」

 

慈善機構Bliss指出,每一位早產兒父母都應該獲得心理上及社會上的支持。英國衛生與社會關懷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Social Care)的一位發言人也表示:「我們有責任給予每一位媽媽和她的小孩,人生中最好的開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投資了3.65億英鎊改善產期的心理健康服務,使每年得以增加3萬名婦女獲得專業的照護。」

 

Suzanne認為更多的支持,是需要讓這些父母知道:「不好」是沒關係的。

「有太多的關注都放在保持積極樂觀,以及孩子的行為上。所以當你覺得自己沒辦法成功應付一切時,你並不覺得自己應該把這些負面情緒表現出來。你只是一直試著讓自己保持樂觀。

延伸閱讀:產兆陣痛、落紅、破水?認識3大產兆拿捏待產時間

 

回歸正常生活的挑戰:正視創傷

這份調查也發現,有45%的父母表示他們離開新生兒科以後,沒辦法在需要幫助時,獲得正式的心理支持。Suzanne表示,在她帶著Aiden離開新生兒科、回到家的那一天,她哭得像是她從來沒有哭過。

「有些是高興的眼淚,因為可以帶著Aiden回到屬於他的地方,儘管還得帶著氧氣瓶和一排的藥。但最主要的眼淚,是因為我並不想離開在新生兒科時,曾經如此完整地支持著我的『家人們』,我也害怕從他們身上接下『照顧』的接力棒。如果發生問題的時候,我應該怎麼應付?我是否足夠堅強、獨自面對這些?這樣的恐懼悄悄地爬進我的睡眠,好多夜晚我都以為Aiden死了而尖叫著醒來。」

Suzanne說這一切是「可怕的」且「非常孤立的」,當你為了讓孩子遠離細菌而被限制在家中,沒辦法像是一般的媽媽們帶著寶寶一起聚會。

「在Aiden回家後大約一年,當他脫離了氧氣瓶的支持,我看到一道非常強大、鮮明且嚴重的反照,讓我意識到我過去一直在抑制自己 PTSD的症狀。」她知道她必須做點什麼,所以開始在網路上尋求建議,並讓自己去面對那段壓抑的記憶。

 

Suzanne期盼藉由自己的故事,讓生有早產兒的父母們更清楚地知道自己有罹患PTSD的風險,也讓他們了解,因為這樣的經歷、而感覺自己被淹沒是很正常的。

「現在,四年過去了,我偶爾還是會因為一段記憶、一個景象或是一個聲音,而陷入黑暗。但我感覺的到,在認清自己是需要幫助後的現在,我在心理上變得更加強壯。」

 

四個方式,面對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像是文中Suzanne意識到自己患有PTSD後在網路上尋求建議與幫助,若是你意識到自己有相似的症狀而需要尋求幫助時,可以試著找人聊聊,或是向專業的精神科醫師、心理師諮詢。此外,臺北市政府衛生局社區心理衛生中心也提出建議,當你發現親友有PTSD症狀時,可以試著:

一、允許他說出對整個事件的描述。

二、支持與接受他表達情緒,允許他哭泣,甚至可以幫他說出他的心情,「你一定很難接受…」「你很遺憾來不及…」。

三、適切的肢體撫觸與擁抱。

四、協助他找到支持團體或有關的社會資源,必要時請心理專業機構或精神科協助。

 

 

早產

 

相關諮詢管道-

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孕產婦中心

關懷諮詢專線 0800-870-870 (國語諧音:抱緊您 抱緊您)

 

張老師

1980輔導專線、網路輔導與心理諮商服務

 

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

專業諮商協助與心理檢測

 

社區心理諮商資訊網

各地相關諮商管道

 

資料來源-

BBC NEWS-Parents of premature babies face a further trauma - PTSD

臺北市政府衛生局社區心理衛生中心 

*本網站所發表之文章,均由《嬰兒與母親》及其他相關著作權人依法擁有其法律權益,若欲引用或轉載網站內容, 請與本公司來信接洽,違者將依法處理。
聯絡信箱:webservice@mababy.com